习尚承古风 挥毫荡神韵

—漫谈王尊农老师及其书法艺术

厚古薄今,与古为徒,这是当今书画人的共同趋向。然而,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求得古法、觅得真经呢!我们又怎样才能走进古人的心灵世界、打开古代经典这扇神秘大门呢!毕竟古人已是逝去的导师,我们已无法身临其境;古典也只是僵死的本本,从中探求真谛、觅悟秘笈,需要极大的智慧和毅力。

古人云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”。在我生活的时代和地域之中,有一位年近八旬的书画大家。在他身上我常常能够看出古人的风采,感受到文人的气息,触摸到经典的法度,体味出传统的味道。他就是生活在我身边、生动而实在的王尊农老师。

王尊农老师,号稼斋主人。上世纪50年代中,进入西安美院附中学习绘画,60多年的专职研习和积累,使他在中国画人物、山水、花鸟及漫画、书法等等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王老师早年成名,颇受文化人的好评,更为身边学友们所崇拜。

寒夜泊月

学画无止境

诗酒趁年华

受人敬仰,为人崇拜,并不是一厢情愿随便就能享受的待遇。特别是在当下这个泛古而浮躁的时代,很多人看起来是在尊古、崇古、法古,实际上是在装腔作势、故弄玄虚、欺世盗名。真正沉下去、静下来,深入到古人的世界和经典的格局里,以生活的态度,从生命的意义,敬畏艺术、尊重艺术、理解艺术的人非常之少。以一种虚伪的态度尊古、崇古、法古,其结果,不是和者盖寡,就是好高骛远,或是取乎者下。因此,也就很难真正享受到尊重和敬仰。

与世不言人所短   临文期集古之长

王尊农老师首先是一个生活者,其次才是一个书画家,他几十年如一日,坚持不抽烟、不喝酒,少荤多素,清淡节律,洁身自好,专职书画,进而为书画艺术营造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好氛围。这或许不是艺术的必然,但它却是大多数古代艺术大家共同遵承的生活方式。

海量由船荡   宽怀任马驰

近十年之间,我和王老师有很多的接触,频繁的交流、细微的观察、深刻的理解,形成了一些颇有立体感的看法。王老师虽为前辈长者,但很少说教,对书画的深刻见解,更多的渗透在相互的闲谈说笑之中。即便是正式的开幕仪式或是专业的研讨会议,常常也是缄默少语,或者寥寥几句。在王老师看来,画理、书理不是说出来的,能说的也只是你个人的理解,书画要用心去写、用心去做,想不到,理解不到,说什么都是白搭。王老师在西府大地之内有很多的崇拜者和仰慕人,很多年轻人明确表示要拜其为师,但是基本都遭到了拒绝。他的态度是:你有什么问题,可以随时约为见我,来者不拒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王老师身边也有很多朋友,但他交朋友有一个基本原则,无论官场、职场,还是文化界、书画圈,人品是第一原则,否则官再大、钱再多、影响再大,王老师都会决然远离,甚至不再见面、不再联系。王老师从不四处叫卖自己的作品,外出笔会活动基本都是随缘,社会公益、好朋友相约,没有任何条件,而且任劳任怨,有求必应。有人曾经以收藏、送礼、家装、婚嫁、祝寿等理由,多次托我求购王老师的书画作品,王老师给我的态度是:“我这个年龄主要的目的是留下些佳作,卖不卖不是主要的,有时间,有气力就应承,绝不能纯粹因为钱而应付别人”。王老师身上所具有的这些特征个性,不正是古代艺术大师们所传递出来的气息吗。

画语.白石老人

雨过天青云破处   这般颜色做将来

面对当今的书画生态和书画家队伍,王老师有他固执的态度。说起丑书、俗书、怪书,王老师只有一句话,“这些人对传统艺术没有敬畏之心,缺乏起码的尊重”。面对身边大批的书画爱好者,王老师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。特别是对于那些华而不实、急于求成、骄傲自满的年轻人,他的批评往往都是尖刻而不留情面的。我曾经咨询王老师怎么看待目前书坛某些活跃人物的作品,他的回答依然只有一句话,“此人还未入门”。如果单就现代书法队伍和书法风气而言,很难理解王老师的判断。但是,如果把现今很多书法家放在古代先贤的思想境界之中去衡量,把很多丑书、俗书、怪书拿来和古代经典作品比较,一句“还未入门”似乎并不过分。

道法为师

厚德载物

简洁随意、身轻气爽、气足神健,这是王老师不变的外观形象;言简意赅、聪慧智巧、诙谐幽默,这是王老师常有的语言风格;高端执管、飞笔走锋、凝神逸气,这是王老师从容书写的特征。东坡先生云:“粗缯大布裹生涯,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王老师是一个有精神气质的人,表于外观,发自内在,不是人为的长发须眉,也不是精致的短袍衣衫,没有些许巧装打扮、人工雕琢,更没有丁点装腔作势、故弄风骚,举手投足,闲言漫步,依任自然,风华自现。从王老师的身上,我们能够体悟到古代儒雅贤士“竹杖芒鞋轻胜马”、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精神气质和旷达心性。

画语.陆俨少

心造境

我和王老师同在一个城市,南依秦岭,北临渭水,脚下的每一方厚土都散发着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气息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这也就注定了我和王老师共同的文化特质。三春踏青,九秋登高是王老师写生创作的必修课程;“东湖贤聚”、“陈仓雅集”是王老师力主坚持不懈的书画集会。除此而外,“守望石鼓”、“对话周原”、“九龙山话禅”、“太白山泼墨”等等以书画雅集为主题的活动,每一次都凝结着王老师的心血和智慧。2016年王老师联手老堂、文敏两位书画同道,发起结社“三家村书画”,联络引导周围书画道友长期雅集聚会、交流互鉴,同时到景区写生、下基层扶贫、进部队慰问。2020年王老师又联合宝鸡画院、陕西书画院发起举办“陕西乾喜文化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”,以艺术互鉴、友情交流、繁荣文化、增强自信、书画互助、防疫抗疫为主旨,诚邀北京、广州、江苏、河南、甘肃、宁夏、陕西70多位书画家参加,在陕西书画界掀起了一股尊重文化、坚守传统、热爱艺术、专注书画的清风正气。

茶诗

王尊农老师出生于1940年,今年已经80高寿。无论知识见解,还是修为涵养,我们都没有资格对其妄自评说。但是,每次和王老师谈论书画,每次亲临王老师的创作过程,每次品读王老师的精品佳作,又都会引发很多的联想感叹、涌起很多的激动惊喜、悟得很多的绝巧妙法。由此而荡起连绵许久的波澜,萌发有感而发的冲动,生起以文传道的热情。

画语.黄宾虹

东壁图书府 西园翰墨林

在我眼里王老师的书法,刚中有柔,柔中带刚,遒劲流畅,清浚秀逸,有功底、有气韵、有传统、有味道,浑朴沉雄而生机浪漫,苍古拙简且华滋招展。有枯藤老树、苍山险石之气,有正襟危坐、凌然浩荡之威,有墨泽浓丽、雍容大度之感。王老师的书法气韵生动,格调高古,真正达到了从心所欲、人书俱老的地步。

酬友人春暮寄枳花茶

寄李儋元锡

书写性是中国书法的基本要义。王老师对书法书写性的重视,开始于他的画作题款。在他看来,中国画以写为主,画作题款必须强调书写性,否则就是对作品气息的破坏。把他的这种认识推而广之,也就成了王老师书法的一个基本风格。怎么样体现书法的书写性,王老师认为,随意、为而不为是关键。具体讲就是不刻意于书法而书法,没有条条框框限制,用笔随意自然,轻松自如。唯有如此,才能克服书法的俗气、流气和稚气。

富贵说

兰亭集序

书法有法,法乎者上。王老师尊法而不死守于法,守法而不拘泥于法。他的学书观点是“无须临池更苦学,完取绢素充衾裯”;他最崇尚的观点是“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求”。学古不死临,智取不苦求,这是王老师书法的理论依据,也是王老师书法自然之美、率真之美的根源所在。

念奴娇·赤壁怀古

变是书法的内在要求,也是书法的永恒话题。王老师的小字书法极为精彩,金钩银线,活灵活现;王老师的中楷行书甚为出色,稳健朴实,意趣横生;王老师的大字榜书更为绝伦,苍劲有力,法度森严。这一切都缘于一个“变”字,点画多变,用笔多变,章法多变,“一画之间,变起伏于锋杪,一点之内,殊衄挫于毫芒”。真可谓“道人胸中水镜清,万象起灭无逃形”。

南窗白日羲皇上,未害渊明是晋人

“尚意”书风以宋代为标志,为更多的文人所推崇。王老师对尚意书风极为赞许,更是积极的实践者。在王老师看来,书法是精神的外化,是艺术的具象,书法的形质源于一个人的精神气质,书法的品格决定于一个人的艺术素质。“他并无意于以书自名,其书只不过是其人的至大至刚之气,发于胸而应之于手罢了”。这是苏过对他的父亲苏轼的书法评价,也是王老师对自己书法艺术的一种目标和向往。

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

水惟善下能成海,山不争高自极天

送东莱王学士无竞

望江南·超然台作

“化”是中国文化之中及其生动的字眼。明代文人杨万里云:“学而不化,非学也”。“化”不是量的累加,而是质的飞跃。“化”不是简单的变化,其中包括消化、融化、转化、生化等等多种含义。一个书法人,如果理解不了这个“化”字,就不能化古为今,化人为己,化博为专,化众为一,就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。化的前提是悟,有所悟才能有所化。王老师的成功,其根本就在于他的悟性高,化力强。

种兰

大道至简

向王老师致敬!向王老师书法致敬!衷心祝愿王老师生命不老,艺术常青。

文敏于西安太古城

2021年春节